悖论H( 续更) - 阔别多年的初见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月初,二伯过世了,凌思南帮忙收拾好后事之后,被安排回了家。

    这个“回家”说起来很是讽刺,凌思南是凌家道道地地的长女,却有十年的时间被“放逐”在外,跟着二伯生活。

    原因是凌家有了凌清远。

    凌思南今年十八,弟弟凌清远今年十六。十八年前,凌父凌母急切地想有一个儿子,奈何得了个女儿,于是把她取名叫“思南(男)”。现在想来,凌思南该庆幸,父母没有循着当时重男轻女的大流,把她叫做“招娣”“亚男”之类。不过也许这个名字真的起了什么神奇的作用,生下她后的第二年,弟弟凌清远就呱呱落地了。

    一般来说,龙凤双全是许多现代夫妻的梦想,可是偏偏这个定律在凌家失效了。父亲凌邈和母亲邱善华似乎都不太喜欢凌思南,从小到大,弟弟吃香喝辣,她却讨不到什么好,对她的态度仿佛不是亲生女儿。

    凌思南曾经一度为此偷偷翻出了自己的出生证明,甚至还拿自己的照片和父母比对,然而如出一辙相似的眉眼告诉她,她真的,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是凌家的种。

    终于在她八岁的那一年,二伯看不过凌家夫妇对女儿的不负责任,将她带回去抚养,而凌父凌母对此毫无异议,巴不得欢送她离家。

    年幼的凌思南当然也庆幸自己能逃脱这个囚笼,她唯一有些放不下的,是那个小自己两岁的弟弟。

    凌清远很黏她。

    从出生开始,他一直喜欢屁颠屁颠跟在凌思南身后叫姐姐,什么事都有样学样,这也让凌父凌母对凌思南的管束更严苛,不让她有半点可能带坏凌清远的举止。

    凌思南顾着自己都来不及,恨不得弟弟能离自己远一点。

    可年幼的孩童怎么体会得到姐姐对自己的嫌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缠着,形影不离。

    凌思南这块寒冰终归是化了。

    离家那一年,凌思南第一次主动拥抱了弟弟,骗他说——

    “元元乖,姐姐很快就回来。”

    这一去就是十年。

    *         *         *

    凌思南回家这天,是阴天。

    雾霾沉沉的,将雨未雨,凌思南在车站等了半天,结果段成程一个微信过来,说车撞了,得去修车,还得跟人谈理赔。

    凌思南咬咬牙叫了辆的士,从车站坐回了家。

    这十年之中凌家为了家族生意和凌清远的教育,一度举家搬到了澳洲,和凌思南更没什么联系。

    不过后来也是因为家族生意的关系,不得已还是要折返回来。

    凌清远此番也跟着回来了,因为邱善华实在不放心他一个人在澳洲住着,对这个儿子简直宝贝到了恨不得日日绑在腰间的地步。

    他们搬回来后住的地方还挺高大上,凌思南从未来过,的士在小区门口就被保安拦住。凌思南既不是熟面孔,又找不到人来证明身份,不得已只能下了车,拖着两大箱行李在小区里乱转。

    小区有个球场,彼时少年们身着背心短裤挥汗如雨,一番鲜活耀眼的景象,攫取了凌思南的注意力。

    下一刻,人群中飞出一个漂亮的三分球,手腕自上而下划出一个流畅的弧度。有一瞬间似乎周遭流动的时间都被放慢——修长的指尖仿佛按动琴键下垂,指节寸寸分明,在沉黯的天色映衬下,皙白,而干净。

    凌思南轻咳了声,移开视线。

    怎么对一只手都能脸红心跳。

    她看了眼手机上的数字,又抬头望向四周的高楼,不得已只好走到球场边上:“请问……”

    凌思南的声音和她的性子不太一样,稍微有一些娇嗲,不是刻意,是天生的。

    篮球击地声掩盖了凌思南的轻嗓,她不得不又扬起几分音量,直到陆续有人听到她的声音,手上的动作逐渐停了下来,望过去。

    唯一后知后觉的就是刚才那个三分的投手,看到队友和对手都缓了动作,才跟着一起转过头。

    凌思南长得很好看。

    淡眉粉唇瓜子脸,长发的发梢自然微卷,一双湿漉漉的杏眼,清纯的森女系。

    但是她觉得,那个投三分球的少年绝对比她还要好看。

    清俊的脸孔,一双桃花眼,偏偏极为乖顺地藏匿在镜片下,眼瞳是极其浅淡的琥珀色,凉薄的唇角微扬,一丝不着痕迹的距离感,可又矛盾地,透着敞亮阳光的味道。

    还有一点奇怪,眉眼之间,他给她的感觉仿佛似曾相识。

    “请问,H幢3号楼怎么走?”凌思南终于记起了正事,又瞥了一眼手机上的地址,朝人群发问。

    “欸,这么巧——”一个矮个的男孩用手肘顶了顶那个投三分球的少年,“和你在一幢哦。”

    三分球少年吃痛地揉了揉胸肋,一把推开矮个男生:“别见了活的就不知轻重了啊。”

    凌思南还是保持着客套的微笑,内心里却在不断腹诽,小鬼。

    “H幢在前面岔路口右拐,过了一个花园石桥,左手边就是。”还是有男生识相地回答她。

    “谢谢。”凌思南微微颔首,脑海里努力记住他刚才说的话,她是个轻微路痴,需要一段时间记忆和消化。

    此时三分球少年忽然抬手摘掉了护腕,往她这边走过来,一派懒散的口吻:“算了,你们玩,我先回去了。”

    “啊,还没决胜负,你回个毛线啊——”同伴哀嚎。

    少年拾起场地边上的矿泉水瓶,咕噜咕噜灌了最后两口,抬手抹掉嘴角的水渍,把空瓶往旁边的垃圾桶利落一抛,侧过脸笑道:“36:11,决什么胜负?做梦呢。”

    凌思南怔怔地看着少年与她擦身而过,脑海里不禁想起刚才矮个男生说的话,赶紧提起步子跟上他。

    就这么一路跟着,少年也没怎么搭理她,他们终于一同走进了H幢3号楼的电梯间。

    竟然还是同一号楼。

    凌思南心想,真是无巧不成书。

    直到进了电梯,少年按下了12楼的按钮,凌思南的眼睛才瞪圆起来。

    她眨了眨眼,忍不住抬头,少年倚着电梯的轿厢,居高临下地抬着下颔眄她。

    明明戴着眼镜儒雅清和,此刻却隐隐有一丝嘲讽的调调。

    “你……你也住12楼?”

    “嗯。”

    两人不再说话,凌思南紧抓着那两大箱行李,心如擂鼓。

    电梯门打开,少年率先迈了出去。

    凌思南紧跟其后,但是行李多,一不小心就卡住了。

    等她完全把行李从电梯里拯救出来,转身时就发现少年已经打开了一道房门,站在楼道里看她。

    然后,他偏过头。

    “你好慢啊——”

    “姐姐。”

    収鑶ьěй站俻砽棢阯:яOцSんЦщц,乄Yz 兂憂棢站被牆 棢阯丢夨等煩惱

    最近开始修文,所以有一些名称和后续对不上的地方别见怪,修一章会更新一章——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