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爱(民国H)_新御书屋 - 分卷阅读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宇文绝的那根巨根是何等模样,那根鸡巴通体发黑,硕大粗长,比婴儿的胳膊还要粗一圈,两颗沉甸甸比鹅蛋还要大的囊袋一晃一晃的,里面都是男人的精液,昨晚上插了一晚上的逼的鸡巴味道冲的很,顾倾国的鼻子前闻到一股难闻的腥臊味,熏得她差点吐出来。

    “给我舔!”男人如同帝王一样发号施令的朝着女人说着。

    顾倾国惊恐的摇了摇头,拒绝的脸色一览无余,想要挣扎,可是宇文绝沉重的体重就坐在自己的上半身上,她挣不过男人只能拼命的摇头,那根肮脏丑陋的鸡巴要是吃到嘴里她非要吐了不可。

    宇文绝看见女人拒绝的模样,冷哼一声,嘲讽的说着,“怎么不想舔,昨天这跟大鸡巴可是给你破了处,操了你一晚上,怎么现在嫌弃了。”

    宇文绝看见自己丑陋紫黑色的鸡巴在女人的嘴边,女人那粉嫩的小嘴,白皙的脸庞与自己狰狞的巨物产生了鲜明的对比,让那根本就硬挺的鸡巴变得如同铁棍一样更硬了,那肥硕的鸡巴头上还流出了不少的透明淫液。

    顾倾国的双手使劲想要把男人推走,可是被男人压的死死的,根本没有半点作用,那根巨屌就在自己嘴边不远的的地方,顾倾国害怕极了,男人的鸡巴生的那么硕大,她的小逼那么小,怎么装的下的啊,不知道会不会被撑坏,顾倾国急得眼泪直流,而宇文绝的耐心也消失了,看见自己身下美丽的女人流着泪水一副委屈楚楚动人的模样,让他心底的暴虐感倍增,就像好好的蹂躏自己身下的女人,宇文绝伸出大手用力的捏着女人的脸,直接把鸡巴插到了女人的小嘴里。

    顾倾国那精致小巧的小嘴一下子插进去一根肥硕的鸡巴,她的小嘴被迫撑得最大,却只能将鸡巴头含住,那肥硕的棒身根本吃不到,顾倾国眼眶通红,眼泪止不住的流,那根腥臊的鸡巴充斥在自己的鼻息和空腔里,她真的想吐。

    而宇文绝则是另一种姿态,他享受似的将他的鸡巴在女人那滑嫩的小嘴里前后抽动着,女人的小嘴里很小,滑嫩嫩的,仿佛蜂蜜一样的丝滑,他如同帝王一样被身下不听话的女人服侍,让他产生了莫大的满足。

    宇文绝伸出大手将女人脸上的眼泪擦干,又像是在抚摸宠物一样摸着女人的头还有脸,发出一阵低喘的声音,“哦,舒服,你的逼舒服,小嘴也舒服,多吞进点,大鸡巴喂给你吃!”

    男人说着淫词浪语,摆动着屁股在女人的小嘴里前后抽动,顾倾国想要吐出来却无能为力,那根硕大的鸡巴就硬是在她的嘴里插了一刻钟左右,等到宇文绝将鸡巴抽出来以后,她再也忍不住扶着床边就开始干呕起来,她也没吐出什么,就是觉得恶心难受想吐。

    而宇文绝看见女人那副模样,阴沉的拉过女人,“矫情的女人,昨夜缠着我要我操你的可是你顾倾国,现在装什么贞洁烈女。”

    顾倾国吐的脸色苍白的更难看,她现在觉得自己的嘴角有些疼痛,口腔里残留着男人那腥臊的味道,胃里一直反胃想吐,她有气无力的看着男人说道,

    “宇文绝,我顾倾国绝不会放过你!”

    女人斩钉截铁的看着男人说道。

    “哈哈哈,不放过我,顾倾国看来你还是没有学乖,老子今天就好好的教训你。”

    宇文绝将女人的身子翻过来,后入式的姿态对着自己,顾倾国的上半身趴在床上,屁股好好的撅起来,跪在床上,她现在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顾倾国心里想着就当被狗咬了,等到她离开这里以后,她非要把男人大卸八块。

    宇文绝双腿跪在床上,将那根硬挺的黑屌勇猛的插进去女人的小逼,小逼里这才过了没多久就如同处女紧致,宇文绝爽的头皮发麻,大鸡巴凶猛的在女人的骚逼里抽动,“骚货,你这逼怎么这么紧。鸡巴被你裹得好舒服,你个欠干的贱人,老子操死你。”

    宇文绝用大手使劲的拍打女人挺翘浑圆的臀瓣,啪啪啪的动静极大,身下的巨屌抵着女人的花心深处重重的抽插,那沉甸甸的囊袋狠狠地拍在女人的阴蒂那里,每一下都拍的极重。

    “嗯,不要,好深,不要了,不要,太深了,会被操坏的。”

    后入的操逼,操得极深,顾倾国只觉得那根紫黑色的大鸡巴快把自己捅穿了一样,娇吟的喊着。

    宇文绝根本就停不下来,女人的嫩穴里仿佛有无数张小嘴在吸舐自己的棒身,紧紧的压在自己的棒身上,伺候的他无比舒服,简直就是销魂洞,他宇文绝活了这么多年真是白活了,遇见顾倾国以后这才真正明白操逼是如此的快活,他真想就趴在女人的身上操她,一直操她,将自己的精液全都喂给她。

    男人深处大手用力的揉捏女人那浑圆丰满的双乳,女人的双乳他一手都掌握不住,白花花的乳肉溢出来,宇文绝恶趣味的捏了捏女人那红嫩的乳头,顾倾国哪里是男人的对手,加上身子敏感,只觉得乳房那里涨得难受,男人用力的揉捏才舒服不少,而身下的骚逼更是被男人撑得满满的,每一下抽插都干的极深,子宫那里更是被男人那肥硕的鸡巴头操进去了。

    “嗯,受不了了,不要了,太深了,会被操坏了,停下来啊!”顾倾国痛苦的娇吟着。

    “骚逼这么骚,水这么多,操不坏的,天生被我操的逼怎么这么紧,这么骚,真是爽死我了。”宇文绝脸色潮红,粗重的喘息着低沉的说道。

    顾倾国那阴户上的胎记又开始变得火热起来,而女人的理智又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渐渐地开始配合起了男人,那挺翘的臀部开扭动起来,那逼里的嫩肉层层收紧,开始紧紧的咬着男人的鸡巴,宇文绝差一点被女人咬的缴械,宇文绝看见女人那淫浪的模样,大手摸到了两个人的交合处,交合处那里淫水飞溅,两个人的交合处被淫水沾湿了,宇文绝摸到了女人的阴户上,发现女人的阴户上又跟昨天一样滚烫的发热,他心里知道顾倾国之所以这样或许是因为胎记的原因,而每一回胎记盛开,女人的逼里就变得不一样,层层叠叠的嫩肉,九曲回廊的骚逼,每操一下感受都不一样,还有那源源不断的淫水,宇文绝只觉得来到了桃源洞里,一时一刻都不想离开。

    “骚货,现在怎么不跟我装贞洁烈女了,欠操的女人,要是以后再惹本帅,本帅就操的你下不来床,让你逼里天天装着本帅的精液,给本帅生儿子。”

    宇文绝心情逐渐好转,看见女人不再反抗,变得顺从,他凶狠的说道。

    而顾倾国什么都听不清楚,只觉得身下的逼里越来越酥麻,“不要

     ρ ⊙-①8點C○M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