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爱(民国H)_新御书屋 - 分卷阅读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停,快点,使劲操我,啊,快点,逼好痒,用力一点。”

    女人趴在床上淫浪的说着,宇文绝哪里忍得住女人这幅模样,加大力度迅速的操逼,操了一百下,顾倾国啊的一声大喊,骚逼紧的要命,一股巨流冲刷自己的龟头,女人浑身颤抖的趴在那里,而宇文绝也抵着女人的花心重重的操了几百下以后低吼一声将精液射到了女人的花心深处。

    拜访,“情欲之花”的宝穴,操逼操喷了(2500+h) < 囚爱(民国H)(媚人)|PO18脸红心跳

    ρO-①⑧.℃Om/7997668

    拜访,“情欲之花”的宝穴,操逼操喷了(2500+h)

    顾府,明月阁

    顾倾国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原本容光焕发的面容变得有些憔悴,却还是难掩风华,熟睡的女人仿佛做了噩梦,那一对柳眉微微的皱起来,脸色苍白,好像梦到了什么惊恐的事情,没过多久女人一下子被噩梦惊醒,身上冒出了不少的冷汗,把睡衣都给弄湿了。

    “小姐,您又做噩梦了!”

    霜儿从屋外进来看见顾倾国脸色苍白额头冒着汗水,面容惊恐的模样赶紧走过去紧张的说着。

    顾倾国点了点头,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霜儿扶着顾倾国在女人身后垫高枕头倚着,拿着手里的手帕为顾倾国将脸上的冷汗擦干净。

    顾倾国目光呆滞的看向前方,自从她上次从宇文绝那里回来以后,就病了一场,天天做着噩梦,梦里都是被宇文绝强占,还有被阿泽知道以后,阿泽永远离开自己的梦境。

    “霜儿,有没有泽少爷的信。”顾倾国语气奄奄的问着。

    “小姐,泽少爷没有来信,倒是今天泽少爷的大哥宇文少帅过来了,这会子还在前厅呢!”霜儿平淡的回答着。

    顾倾国脸色大变,一下子握住了霜儿的手问道,“你说宇文绝来了。”

    霜儿有些疑惑的看着顾倾国,“是啊,小姐,您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霜儿看见顾倾国脸色苍白的难看,实在摸不着头脑,难不成小姐还是因为上次酒楼里的事情所以反感宇文少帅。

    “小姐,您脸色这么难看,要不我让医生过来给你看看吧!”霜儿看见小姐那副虚弱的模样,实在是憔悴的很,老爷夫人再三叮嘱自己照顾好小姐,要是出了纰漏她可担待不起。

    顾倾国摇了摇头,语气低沉平淡的说着,“我没事,我有点累,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睡会。”

    霜儿为顾倾国盖好被子以后,就出了房门,而卧室里的女人则是神情憔悴的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

    吱一声,顾倾国听见卧室的房门被打开,她以为是霜儿进来了,没有太大意,可是等到那人走到自己床前的时候,顾倾国吓得一下子从床上起来了。

    “你怎么过来了?”顾倾国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说着。

    “好几天没见,听说你生病了我担心你过来看看,我可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支走你父母过来看你啊!”

    宇文绝目光火热的看着床上的女人说道。

    宇文绝眼睛里的目光是那么火热,那种目光在那一天一夜她就见识到了,看到宇文绝这么看自己,顾倾国有些害怕的朝着床后退了退,可是顾倾国刚退了一下,宇文绝大步流星的朝着自己走了过来,一把将顾倾国从床上拉下来,抱在怀里。

    宇文绝闻着女人身上的幽香,几天没有释放的鸡巴一下子硬了起来。

    “倾倾,我这几天好想你,天天想操你,给我操操!”

    宇文绝在顾倾国的耳边说着淫词浪语,看到女人那通红的小巧的耳朵,宇文绝只觉得可爱极了,伸出舌头对着女人的耳廓舔了舔,手不老实的隔着女人的睡衣在后背上下抚摸着。

    “不要,放开我,要不然我叫人了。”顾倾国的耳朵被男人舔了舔,身子一下子软成了春水,她羞涩的脸色通红,愤愤的说道。

    宇文绝不以为意,狂妄的说道,“你叫人来啊,正好看见我操你,这回你不嫁给我都不可以了。”

    顾倾国听后只觉得男人无耻到了极点。

    “宇文绝,你是盛军少帅,将来的督军也是你的,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放过我好吗。”顾倾国压在怒火,开始试图和男人讲道理。

    宇文绝推开女人,按着女人的肩膀严肃的说道,“倾倾,我不会放过你,死都不会放过你,你是我宇文绝的女人。”

    话音刚落,宇文绝直接将女人的睡裤褪下,大手用力一使劲将女人的内裤撕碎,解开皮带,裤子褪到膝盖以下,露出那根紫黑色的鸡巴,抵着女人的肚脐眼那里。

    “宇文绝,不要这样,放开我!”顾倾国看见男人那根肥硕的鸡巴她想到了之前被这根鸡巴干的又痛又爽,在男人怀里挣扎起来。

    宇文绝伸出他那根粗长的手指头直接捅进了女人那娇嫩的花穴里,这才几天没操,女人的花穴里仿佛处子一样紧致,把他的手指头紧紧的吸住。

    宇文绝将女人用力的搂在怀中,舌头对着女人那精致的耳蜗轻轻的舔着,身下的手指头更是快速的抽动起来,带出了大量的淫水。

    “啊,不要,嗯,不要啊!”顾倾国痛恨宇文绝,可是身子却一点都不讨厌宇文绝,反而对他的触碰十分的渴望,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明明心里恨得要死,可是肉体却对他产生依赖,他带给她的欢愉和舒爽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

    “口是心非的骚货,明明我只是伸了一根手指头骚逼都吸得不放开,要是我的鸡巴插进去,是不是把我给吸射了吃精液。”宇文绝低喘着粗气说道。

    他上次回去以后将女人身上的胎记询问了老道士,这才知道原来那胎记称之为“情欲之花”,情欲之花性淫荡,女子一旦破处以后就会随着做爱的次数慢慢的开发出来淫荡的因子,从而离不开给她破处的男人,除了破处的男人以外,对其他的异性不会产生任何的兴趣,而且“情欲之花”是要依靠男人的精液浇灌而成长起来,精液浇灌的越多,那宝穴也会变得越来越完美,是男人的销魂洞,除此之外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女人带给他的身心合一的性欲。“情欲之花”被男人的精液浇灌的时间久了,女人易孕,开枝散叶指日可待。

    宇文绝粗长的手指头在女人嫩嫩的小逼里抽插半天,淫水流了出来,有了淫水的润滑,宇文绝抬起女人的一条腿直接将冒着热气的黑屌凶猛

     ρ ⊙-①8點C○M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