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爱(民国H)_新御书屋 - 分卷阅读1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被子里使劲的操干,在场的人看见了皆是天雷滚滚震惊极了,屋子里还传出女人那哭泣的声音,顾倾国看见眼前这一幕差点晕过去,还好霜儿扶住了她,只不过她脸色苍白的难看,眼眸里布满了红血丝,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不好,大总统和顾夫人皆是大怒。

    “还看什么,给我把人拉开,在拿凉水将这个禽兽给我泼醒。”大总统朝着管家怒吼着吩咐。

    大总统和夫人以及宇文督军一行人来到了院子外等着里面两人一起出来。

    管家赶紧让两个身强力壮的老婆子把丫鬟从男人身下拉出来,丫鬟哭哭啼啼的背着他们穿好了衣服站在那里,另一个老婆子从院子里端进来一盆冰冷的凉水泼到了宇文泽的脸上,瞬间床上都是水,宇文泽也慢慢的清醒了过来,等到他清醒以后,刚才发生的事情都涌到了脑海里,他全都记起来了,宇文泽赶紧将衣服穿上,匆忙的从屋子里走了出去。

    宇文泽来到院子里,看见暴怒的大总统,他直接跪在了地上,急忙的辩解,“大总统,我是被陷害的,请您听我解释。”

    “够了,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们一群人都看见你刚才干了什么,我和你父亲在前厅商量你跟我女儿的婚事,结果你倒好,在后院做出如此不堪的事情,我现在告诉你你跟我女儿的婚事就此作罢,退婚吧!”

    大总统话音刚落,宇文泽就急忙的说道,“大总统,我真是冤枉的,刚才您府里的丫鬟将我带到这里,我只是喝了一杯茶水然后我就神志不清做出了那种事情,大总统我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更何况家父和兄长都在您府里,我哪里敢做出这样的事情,这里一定有问题啊。”

    宇文督军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但是还是为宇文泽开口说道,“总统,我这个儿子做事的确让人生气,可是他说的也有道理,宇文泽在色胆包天也不敢在您府里放肆啊!”

    大总统虽然盛怒,但还是念及宇文督军,让管家把刚才领着宇文泽的丫鬟找过来。

    宇文泽抬起头看向顾倾国,发现女人整个人脸色难看,神情悲哀的看着自己,他如今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就等着等下那个陷害自己的丫鬟过来一起对质。

    没过多久,管家就领着刚才带着宇文泽来到寒阁的丫鬟过来了,宇文泽一看见那个丫鬟就凶狠的问着,“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那丫鬟听见宇文泽的话,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朝着大总统急忙的解释,“老爷,不是这样的。我没有陷害宇文少爷,我领着宇文少爷去找小姐,可是路径寒阁的时候宇文少爷却说要进去坐一坐,我是一个下人宇文少爷是客人我只能带着宇文少爷进来,我看天气凉就给宇文少爷倒了茶水,是宇文少爷我出去忙自己的,他说他坐一会就去找小姐,我担心宇文少爷找不到路,想要留下,却被宇文少爷给支走了。”

    那丫鬟说完以后,大总统铁青着脸,咬牙切齿的问着,“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她在说谎,究竟是各人指使你干的,让你陷害本少爷,快说。”宇文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眼前的这个丫鬟竟然陷害自己,他凶着脸朝着丫鬟怒吼。

    “够了,丢人现眼的东西,你做出如此不堪的事情,还在这里胡搅蛮缠,真是我宇文家的耻辱。”一直没有说话的宇文督军大声的斥责着跪在地上的宇文泽。

    “父亲!”宇文泽眼睛悲痛的看着父亲,想要再说什么却张不开嘴。

    “老爷,这丫鬟如何处置。”管家硬着头皮走上前来,带着那个刚才被宇文泽强占的丫鬟走了过来。

    那丫鬟红着眼睛,头发凌乱,像是被吓到一样低着头小声的哭泣着。

    “宇文督军,本来我想着将女儿嫁到你们家,还以为宇文泽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退婚吧!”大总统脸色难看的对着身旁同样脸色难看的宇文督军说道。

    “是,大总统,是我们宇文家没有这个福气娶到顾小姐。”

    宇文泽已经完全瘫软了,短短一上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怎么都想不到,听见父亲答应大总统退婚,他站了起来如同疯了一样来到顾倾国身边,哀求着,“倾倾,你要相信我,我是冤枉的,你要相信我啊。”

    顾倾国眼眸里的泪水将她的面容粘湿,她红着眼睛声音哽咽的对着宇文泽说道,“阿泽,我们有缘无分,你珍重吧!”

    岌岌可危的位置 < 囚爱(民国H)(媚人)|PO18脸红心跳

    ρO-①⑧.℃Om/8012185

    岌岌可危的位置

    顾倾国用尽力气说完那句话以后,直接离开了寒阁,不顾宇文泽在后面大声的叫喊离开了这里。

    “宇文督军,我这里也不留你了,送客。”大总统和顾夫人也随后离开了这里。

    宇文督军让身边带过来的人将宇文泽给拉走,打道回府,至于宇文绝看着闹了这么一出,顾倾国和宇文泽的婚事是彻底作废了,下面他应该加快计划,尽早把女人娶回家。

    顾倾国回到房里,将门关上不允许任何人进来,她一个人趴在床上嚎啕大哭,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她就心痛不已,她知道当她没了处子的身子开始老天爷就不会在让她和阿泽在一起了,没有什么事情是比自己亲眼看见所爱男人和别的女人翻云覆雨更让人心痛了。

    顾倾国在房间里闷了好几天,父亲和母亲经常来这里开解安慰她,而她一直都在家里,没有出府,她听霜儿说宇文泽前段时间过来找自己,只是被父亲给赶走了,后来又被宇文督军五花大绑的送回了盛京,还找人看着他,不让他离开盛京。

    而一晃就过了两个月,Z国的军阀开始互斗争地盘,烽火连天,民不聊生,而坐镇北平的大总统无法抑制那些军阀争斗,手里的军力只有二十万,一时之间北平风云变幻,顾倾国的父亲这个大总统的位置岌岌可危,大家都盯着这块肥肉。

    顾倾国这几天也听霜儿说起这些事情,心里非常的担忧,去看望父亲,父亲却让她安心,他自有安排,她虽然不懂战事和政治,但是也听人说起如今实力最强大的军阀是盛军宇文家,北五省都在宇文家手里,接着就是向军赵荣辉和东军崔鹤,他们都是手握雄兵,除了这三个还有几个小军阀,现如今顾倾国的父亲虽然是大总统,可是手里的兵力不如他们,所以要找一个势均力敌的亲家这样可以巩固地位。

    “

     ρ ⊙-①8點C○M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