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爱(民国H)_新御书屋 - 分卷阅读1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被人听见。

    宇文绝看见女人穿旗袍的时候就硬了,他想操他,尤其在这种地方让他感受到了刺激,宇文绝不理会女人的话,直接伸出手指捅到了女人的阴道里抽插着。

    “啊,不要。不要啊,宇文绝放开我。”宇文绝的手指在自己的阴道里快速抽插,顾倾国差点没站住,阴道被男人捅的嫩肉发痒,但是她知道这是在外面,所以她推着男人拒绝着。

    宇文绝也不好受,裤子里的大鸡巴硬挺挺的,宇文绝将带着淫水的手指从女人的嫩逼抽出来,将自己的裤子脱下来,直接一把抱住女人,将她的双腿挂在自己的两侧,硬挺的鸡巴冲着女人的嫩逼逼口直接捅了进去。

    “嗯,啊!”顾倾国双手搂着男人的脖子,身子趴在男人的肩膀上,双腿挂在男人的两侧小声的呻吟着。

    外面是人来人往的旗袍裁缝店,里面的换衣房里是一对男女青天白日的操穴,可想而知的刺激,宇文绝双手抱着女人的屁股,身下那根大鸡巴恶狠狠的朝着女人的嫩逼里快速的抽插,女人的阴道里每一回操干都会向发大水一样怎么都流不停,鸡巴被她的淫水泡的太舒服了。

    顾倾国小声淫荡的呻吟着,由于在外面操穴,她本就紧致的小逼因为紧张更加的紧致,绞的男人差点动不了,宇文绝拍了拍女人的臀部,嘶哑的说着,“轻点夹,以后夹断了怎么操你。”

    顾倾国被男人的大手打的啪啪啪的动静,她更加动静夹得更紧了,“嗯,嗯,不要这样大声,会被人听见的。”

    宇文绝的鸡巴被女人层层叠叠的嫩肉绞的舒服极了,两人的交合处更是流着大量的淫液,顺着腿根流下来,逼仄的空间里甚至能够闻到那股子男欢女爱的气味。

    宇文绝额头上冒着汗水,女人的小逼越发收紧,绞的他都有了想要射精的念头,宇文绝对准女人的嫩逼,不停的凶猛撞击操干着,肥硕的鸡巴越干越猛,越干越狠,次次都操进了女人的花心,顾倾国受不了猛烈的操干直接被男人操到了高潮,宇文绝每回都是把女人操高潮了以后才会射精,这一次也不例外。

    “老板,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应该清楚,要是这里的事情泄露出去你知道后果的。”

    李副官跟老板站在门外,里面的事情不用说都明白。

    “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老板点着头惊恐的说着。

    抓住自慰的女人爆操(1500h) < 囚爱(民国H)(媚人)|PO18脸红心跳

    ρO-①⑧.℃Om/8013513

    抓住自慰的女人爆操(1500h)

    宇文绝代表盛军前去锦州去周旋东军和向军,这几个月东军和向军在邳州一带打仗,争夺邳州一带的归属权,大总统派宇文绝代表盛军去处理这件事情,临走之前宇文绝抓着女人操了一晚上这才放了女人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盛京。

    顾倾国是大总统的女儿,而且少帅又为了她将所有的姨太太都赶走了,隔三差五的就给夫人送这送那的,哪一样都价值不菲,少帅府的佣人都知道少帅疼爱夫人疼到了心坎里,每天晚上压着夫人就干,他们几个伺候宇文绝院子里的小丫鬟每回听见夫人被少帅操得嗷嗷叫的时候,都会羞红了脸,顾倾国很少出门,除了督军府经常过去以外,就待在府里哪里都不去,顾倾国喜欢看书画画,尤其是油画和国画,可以说传承大家,顾倾国也不喜欢管理少帅府的事情,都是管家在管。

    宇文绝这一次走了半个月都没有回来,顾倾国如今已经习惯了男人每夜的纠缠,令不丁的一下子空了半个月,骚穴里变得十分的瘙痒,晚上经常要夹着被子才能睡着,刚开始还有些放不开,现如今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说习惯这个东西就是这么神奇。

    晚上顾倾国吃过晚饭沐浴完以后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骚穴里又开始痒起来了,单单只是夹被子也满足不了她,顾倾国想起以前的时候宇文绝总是那手摸着她的嫩逼,会还拿手指头插进去,每回都爽的她腿脚发软,顾倾国学着之前宇文绝对自己的动作,小手摸到了自己的私处上,从阴蒂那里开始揉捏着,“嗯,啊,嗯,嗯!”

    女人一边揉捏阴蒂,一边发出难耐的呻吟声。

    顾倾国揉捏了阴蒂一会以后,又摸了摸两片大阴唇,又来到了那被男人鸡巴操干的嫩逼逼口上,顾倾国敞开腿,将手指伸了进入,里面的嫩肉瞬间就紧紧的咬住自己的手指头,顾倾国面色红润,目光迷离,手指头在阴道里抽插几下,舒服极了。

    “嗯,好舒服,好舒服啊!”

    宇文绝去了邳州半个多月终于处理完了事情,今天晚上的火车但盛京,他一下火车就直接坐车回到了府里,宇文绝风风火火的回到了他的院子里,小丫鬟看见少帅回来了愣了一下,然后都识趣的离得远远的,宇文绝看见屋子里暗淡的烛光,心里想着女人可能是睡觉了,便动作轻缓的打开门进去,等到他走进卧房的时候就看见顾倾国赤裸着身子在那里自慰,宇文绝看见了眼睛都冒火了。

    “骚货,拿手指玩自己,哪有大鸡巴操得爽。”

    顾倾国闭着眼睛正抽插的舒服呢,加上宇文绝进来的时候动作又轻,根本就没有听见男人回来,突然听见男人的动静,她吓了一跳,把手指抽出来,声音有些惊讶的说着,“你回来了。”

    “操,老子再不回来,你就骚死了。”宇文绝怎么都想不到顾倾国竟然在家里拿手指玩自己,看来真是淫荡,一天不操就发骚。

    宇文绝快速的将身上的衣服脱光,大步流星的走过去来到了床上,刚刚看见女人自慰就已经硬挺的鸡巴就这女人那逼口的淫液直接捅了进去。

    “啊,好舒服,太大了,嗯!”女人被宇文绝的鸡巴狠狠地插进去,瞬间软肉被碾平,舒服的她大声的呻吟着。

    宇文绝也觉得舒服极了,女人的小逼半个月没有操,紧致的不像话,宇文绝的大鸡巴一进去就被女人的嫩肉吸住,层层叠叠紧紧的吸附着他的棒身,“操死你,操死你,骚货,让你趁着老子不在自己玩逼,操死你。”

    宇文绝发狠似得猛烈的操干着女人的嫩逼,一下比一下用力,一下比一下发狠,恨不得真的把女人操死。

    “啊,大鸡巴好猛,快要被操死了,啊,啊!”顾倾国浑身发软,被男人操的口吐淫词浪语,看来半个月没有做爱也把她憋坏了,也是那被精液浇灌的胎记已经绽放了,女人的身

     ρ ⊙-①8點C○M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