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爱(民国H)_新御书屋 - 分卷阅读3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老督军的身子越来越差了,过了年没多久就撒手人寰了,远在他国的宇文泽终于回来了,只不过这一次他见到的是父亲的尸体,和宇文泽回来的还有那个丫鬟和孩子,给老督军办完丧事以后,宇文泽并没有离开。

    宇文泽回来以后,看见自己爱慕的女人如今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了,女人比起之前更加的艳丽妩媚,更加的诱人,只不过她的身边却是宇文绝那个可恶的人。

    老督军府里,所有人都在厅里,宇文夫人看见二姨太那副伤痛欲绝的模样就厌恶,那个贱妇装模作样给谁看呢,真是可恶,宇文夫人对二姨太恨之若骨,她抬头看见宇文泽身边的丫鬟和儿子,夫人的派头十足,“这位就是宇文泽房里的人吧,这孩子跟阿泽小时候还真是像啊!”

    所有的人都看向了宇文泽身边的丫鬟和孩子身上,丫鬟唯唯诺诺的,低着头拉着孩子的手,那小孩子长得挺可爱的就是有点怯懦,不敢说话。

    顾倾国看见一脸痛苦的宇文泽看着自己,她心思万般复杂,她没有想到造化弄人啊,他跟宇文泽只是有缘无分,看宇文泽那副样子颓废的很,哪里如同之前一样英气勃发,顾倾国看的有些失神,还是身边的宇文绝捏了她一下,她这才回过神看见一脸墨黑的宇文绝,心里暗道不好宇文绝生气了。

    “这丫鬟虽然身份低微,但怎么说也生下了宇文家的孩子,还是应该给个名分,依我看,过段时间就让阿泽娶进来做个姨太太得了,孩子还要认祖归宗的好。”宇文夫人坐在主位上,看着宇文泽一众人说着。

    “是夫人。”二姨太如今知道没有了老督军,她也没了靠山,又在尼姑庵呆了多年,过了那些清苦的日子,如今只想跟着宇文泽安顿晚年。

    宇文泽没有多说什么,身边的丫鬟和孩子更是不敢多说,对她而言虽然只是一个姨太太但就足够了,孩子是宇文泽的,可以认祖归宗,她没有什么不至足的。

    老督军去世之前,将遗产都分配好了,人人有份,这些钱够他们潇洒一生绰绰有余了。

    督军府晚饭过来,宇文绝就拉着女人回到了房间里,他面色不悦的看着女人,“老情人回来了。所以动心了。”

    顾倾国看见男人生气吃醋了,她赶紧的哄着男人说着,“好了,我哪有动心,我都是你的人了,还给你生了四个孩子,我心里就只有你一个人。”

    宇文绝听了以后十分的满意,他忽然看见窗外一道身影,宇文绝目光一暗,直接把女人推到墙根那里,衣服都没有脱下,将女人的底裤撕碎,他脱下裤子直接操了进去。

    “啊,宇文绝你要干什么,不要啊!”顾倾国有点拒绝的说,老督军的丧礼是过去了,可是时间也没有过去多久,就男欢女爱有些不妥。

    “宝贝,轻点夹爸爸,骚逼怎么这么紧啊,夹得爸爸鸡巴好舒服。”宇文绝自从上次和女人有了这个梗以后,在操顾倾国的时候都让顾倾国叫他爸爸,他叫顾倾国骚女儿。

    “嗯,都是你的鸡巴太大了啊,爸爸!轻点操,骚女儿的嫩逼被你操坏了啊!”顾倾国被男人操出了感觉,淫水润滑着阴道,淫浪的说着。

    “骚女儿喜不喜欢爸爸操你。”宇文绝大力的操干着女人,在女人的耳边喘息着问着。

    “喜欢,啊,轻点,骚女儿喜欢爸爸操我啊,爸爸!”顾倾国配合男人说着,嫩逼的甬道被男人操干的舒服的很,她靠着墙角,被男人大力的操干着。

    宇文绝伸出舌头舔了舔男人的耳朵,顾倾国敏感的大声呻吟着,“啊,好痒,你好讨厌啊,轻点操我爸爸!”

    宇文绝操得女人越来越使劲,顾倾国的呻吟声骚浪无比,外面的宇文泽都听见了,他情不自禁的走了过来,没想到看见的是宇文绝在操着顾倾国,以前那个纯洁无瑕的顾倾国竟然成为了一个如此骚浪的狐狸精,而且顾倾国还是自愿的,他看的出来女人已经不在喜欢他了,宇文泽心疼的难受,听着里面男欢女爱的声音,他差点要窒息过去,终于他离开了这里。

    宇文绝刚才就看见宇文泽过来了,所以宇文绝才会做出这一出让宇文泽看到顾倾国已经心心念念他一个人了,他宇文泽在顾倾国的心里早就没有了位置。

    宇文绝操得越来越猛烈,将女人操了两次高潮以后这才射了精液,看到宇文泽离开了以后,宇文绝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一抹胜利的笑容,而顾倾国早就累得不行,倚在墙角那里休息着。

    番外8:醉酒以后操完嫩逼操菊花,双穴射满精液(1500h)

    老督军去世以后,宇文绝和顾倾国就搬到了督军府里,督军夫人如今把顾倾国当成亲女儿一样,好的真是没话说,身边还有四个孩子,她在家里含饴弄孙,天伦之乐,其乐融融。

    只不过宇文泽还在督军府里让她有些不悦,老督军是不在了,可是宇文泽毕竟是老督军的儿子,在督军府里住着一段时间,她也不能说什么,只能有时候点拨点拨二姨太让他们赶紧走。

    “倾倾。”顾倾国和宇文泽在花园里偶遇,宇文泽温柔的说着。

    “二弟。”顾倾国看见宇文泽的时候,愣了一下,对着宇文泽平淡的叫着。

    顾倾国那一声二弟让宇文泽心脏猛的一抽,脸色苍白的难看,差点身子不稳的倒下去。

    “倾倾,当初在总统府的事情都是宇文绝陷害我的,我们是被他拆散的。”宇文泽脸色苍白看着顾倾国痛苦的说着。

    顾倾国听见男人的话,愣了一会回答着,“阿泽,我们或许真的是有缘无分,芳儿跟着你多年有给你生了儿子,你要好好对待她,我跟你已经没有可能了,我们以后只可能是叔嫂。”

    宇文泽说的话,顾倾国相信,毕竟当初在督军府的时候,一切都那么巧合,她相信是宇文绝干的,如果是之前刚嫁过来的时候她是恨得,可是过去这么多年,顾倾国早已经爱上了宇文绝,何必揪着过去不放。

    宇文泽看见女人那一脸无谓的模样,他知道他和顾倾国真的回不去了,宇文泽看着女人神情痛苦的说着,“倾倾,若是又来世,我们再做夫妻。”

    宇文泽说完以后就离开了这里,顾倾国看见宇文泽那副颓废的模样,心里不忍。

    宇文绝晚上喝了不少酒以后才回来,一回家就脱了衣服爬到床上去亲着女人。

    男人一身的酒味,顾倾国被熏得够呛,她推开男人,有些不悦的说着,“怎么喝这么酒!”

    宇文绝醉醺醺的说着,“前线打了胜仗高兴所以喝多了几杯。”

    男人喝

     ρ ⊙-①八點C○M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